搭仰光列车 体验慢生活 | A slow ride around Yangon

不期而遇的惊喜,令人回味无穷。 今天,同样不期而遇的惊喜,发生在火车站。 炎热的缅甸午后,汗流浃背的我们,在市集闲逛。决定到仰光度过周末,其实除了参观Shwedagon Pagoda,体验以下当地的生活与饮食文化,我们并没有特定行程。逛着、逛着,看到了铁轨。 It was a humid afternoon and we were spending time at the Bogyoke Market, with no agenda for the day till our late afternoon visit to Shwedagon Pagoda and a sumptuous seafood dinner at night. 顿时间,我们都成了小孩子,从天桥往下走,随着当地人的脚步,寻找列车站与售票处。 Spotting the railway turned us into kids instantly. We were happy to follow the locals,…

Living in Art | 走一趟“亚洲最美的村庄”

Busan, the famous port of Korea and known for the annual film festival, offers a range of hiking and beach activities and of course seafood feast! None of the above am I writing about today. I was introduced to Gamcheon Art Village during a social event, and decided to make this place one of my…

Farewell Sydney Monorail

30 June 2013 marks the end of Sydney’s monorail services. For 25 years, the monorail has served as a quick and convenient way to visit the main attractions within Sydney city, picking up passengers at intervals of 3 to 5 minutes. 踏入悉尼市中心,不难注意到悉尼上空着的“小列车”,贴着“Farewell Sydney Monorail”的标语。到过悉尼的人,不少都曾见过它,或乘列车从空中俯瞰这座城市。 1987年开始服务悉尼市民与游客的单轨列车,由于载客量不足,将于今年6月30日结束服务,正式走入历史。喜欢乘搭公共交通工具探索城市的我,也赶搭“末班车”,做一日的悉尼流浪客。 The monorail network is a 20 minute circuit loop that…

Glacier adventure 冰川探险 步步惊心

要到南阿尔卑斯山冰川探险,可以选择舒适的“贵妇行”,乘坐直升机,从空中游览了两条冰川福克斯冰川(Fox Glacier)与弗朗茨•约瑟夫冰河(Franz Josef Glacier)的壮观景色,或者以徒步方式,近距离接触冰川。 福克斯冰川是徒步爱好者的探险佳地,冬天可以每日2.5公里速度延伸,冰川的末端因此延伸至低海拔地区。 春天的福克斯冰川 我自认外向好动,是个活力十足的运动型女生。来到了雄伟的福克斯冰川,我却步了,不太能想象在冰川上行走的感觉。 步行上山前往冰川沿途,忐忑不安的情绪尾随着。虽说冰川徒步适合全家大小一同前行,但还是必须注意安全,并选着合适的徒步路线。 首次探访冰川者,可选择半日有导游的冰川体验。 有经验、体能水平较高的旅客则可以挑战全日行程。 与队员一起前进 在冰川上徒步,除了需要舒适的长裤与保暖的外套,大家也一定穿上特制的攀冰鞋。天不作美,细雨纷飞的春天,想要登上冰川,就要紧跟着导游,与队员一起前进。 导游拿着冰铲为队员开路 穿着配备妥当,徒步冰川并不难。 攀上冰川时,仿佛走入水晶世界,之前的艰辛与害怕暂时抛出脑后。沉浸在大自然里,人在这种时候总感觉特别渺小。每一步、每一滴汗,都在瞬间变值得了。 原文刊登于6月5日的《我报》旅游版。

Spotting Yellow-eyed penguins | 寻找”大嗓门”企鹅

这次的新西兰之旅, 和友人到访在但尼丁(Dunedin)的Penguin Place,踏上寻企之旅。观赏企鹅们的最佳时机是在傍晚时分,这时候的成年企鹅经过一天出海觅食之后,归巢喂养小孩的时候。 旅程开始前,导游简单讲解了黄眼企鹅的习性。可爱的黄眼企鹅,非常注重隐私。黄眼企鹅一般在灌木丛里、斜坡或岸边筑巢。虽然多数企鹅属群居动物,但是黄眼企鹅却以家庭单位筑巢,过着隐密的生活。 为了不惊动企鹅,观察时黄眼企鹅要注意的两件事就是拍照避免使用闪光灯,而且不可大声喧哗。 我们跟着导游行走于隱密通道与有如战壕的观察站间, 躲在里头等待黄眼企鹅的出现。不知要等待多久的我们,静静聆听着远处黄眼企鹅的叫声。 “大嗓子”叫着,却没同伴回应。 黄眼企鹅也称Hoiho,由新西兰当地的毛利人取名,意思是大嗓门。 黄眼企鹅不知是否感应到了我们的期待,渐渐往观察站走来。 独行的企鹅,像顽皮不想回家的小孩,它走走停停,把在观察站里的我们给逗笑了。 目前,全球仅有四千只黄眼企鹅。今年二月,56只黄眼企鹅在奥塔哥半岛离奇死亡。 Penguin Place成立至今,靠游客所付的费用维持保育计划。如果有机会到新西兰南岛,请别忘记支持这项保育计划! 原文刊登于5月15日的《我报》旅游版。